金善寶:心系延安 獻金送種

發稿時間:2017年12月26日來源:校報作者:校報

    1937年8月,在“國府”一片逃難聲中,中央大學校長羅家倫向全校教職工宣布,學校準備遷到重慶,教職工愿去的不能帶家屬。

    面對祖國的危難,金善寶沒有別的選擇,他義無反顧地和愛國的廣大師生站在一起,支援抗戰。

    金善寶把家眷送到石峽口,返回南京后,就和梁希、毛宗良教授各自花了120元購買了民生公司的長江輪船票,沿長江上溯到了重慶。此時,中央大學已商得在沙坪壩的重慶大學同意,借松林坡的一個小山丘建校,突擊修建了一批簡易房屋。金善寶和梁希同住在一間宿舍里,房間不足九平方米,每人一張床,當中放了一張二屜書桌,每人用一個抽屜。從1937年到1940年,在這個房間里共同生活了整整三年,兩人經常在一起交流對抗戰時局的看法,積極支持中央大學學生的愛國革命運動,共同參加共產黨領導下的各種進步活動,在苦難中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

    “霧都”重慶,聞名世界。抗日戰爭時期的重慶,“霧”更濃了!國難當頭,中國前途如何?中國去向何處?這些問題困擾著“霧都”的人民,也困擾著金善寶等眾多愛國的知識分子。當時,大學里暗暗流傳著《西行漫記》這本小冊子,它描述了許多延安領導人的英雄氣概和對抗日戰爭必勝的信念,內容生動活潑。金善寶讀了這本小冊子,心里豁然開朗,不禁對延安產生了一種深切的向往。

    金善寶和許多愛國的知識分子一樣,十分關心抗日前方的消息,祖國的命運牽動著赤子之心。可是,由于蔣介石消極抗日,積極反共,國民黨官方報紙不能如實登載前方的戰況。1938年10月,中國共產黨在國統區公開出版的機關報——《新華日報》。從武漢遷到了重慶。他和梁希一見到這張報紙,就如獲至寶,大有撥開云霧見青天之感。后來,新華日報館放映了平型關大捷的電影,金善寶在電影中看到,八路軍的士兵不但沒有機關槍,甚至連步槍也不是人手一支的,使他開始懂得,決定戰爭勝負的是人,而不是武器,同樣一種武器,掌握在不同的軍隊手里,就會產生完全不同的效果,因而使他進一步把抗日救國的希望寄托在共產黨身上。1939年,國民黨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,中大地下黨為了擴大我黨的影響,爭取大多數,通過學生救亡組織義賣《新華日報》。在中央大學,第一個用高價購買《新華日報》的,就是金善寶。新華日報越來越受到廣大愛國師生的歡迎,很多師生爭相訂閱《新華日報》,金善寶和梁希更是視為精神食糧,幾乎到了飯可以一天不吃,《新華日報》不可一天不讀的地步。可是,在國民黨的嚴格控制下,《新華日報》常常被迫“開天窗”,幾度被查封;分送《新華日報》的報童常常無故失蹤,國民黨還經常嚴格限制群眾訂閱。后來,中大各院系教職工和學生們訂閱的《新華日報》紛紛被取消了,只有金善寶(時任農藝系系主任)所在農藝系的這張《新華日報》,卻通過種種秘密方式保留下來,成為中大校園內最后的、唯一的一張《新華日報》。因此,學校很多《新華日報》的熱心讀者,都悄悄到農藝系來看這份報紙,《新華日報》成了“霧都”燈塔。

    1938年7月7日,中央大學為了紀念抗戰一周年,在學校廣場上設了一個獻金臺,獻金慰勞前方戰士。當場有些教師就獻了10元、8元不等。金善寶知道獻金是件好事,是愛國的舉動,但是,他擔心自己獻的錢不能送到前方抗日戰士的手里,說不定還會拿去打內戰、自相殘殺,因此猶豫不決。此后不久,八路軍在曾家巖設立了辦事處,金善寶認識了一位姓周的同志,說話誠懇、態度和藹,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當即獻金100元給八路軍前方戰士。他對這位姓周的同志說:“我相信共產黨,我的心在八路軍戰士身上。”到了秋天,學校又組織給前方捐獻寒衣,金善寶和梁希商量,又把寒衣款送到八路軍辦事處。第二天,新華日報登出一則消息:“梁、金獻金200元。”(當時《新華日報》從社長到勤務員每月津貼費僅8元)。

    延安這塊革命圣地,牢牢扎根在金善寶這位愛國知識分子的心中,他向往她,敬佩她,愿意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 1939年,金善寶曾兩次去八路軍辦事處找林伯渠同志,要求前往延安參加革命工作。林伯渠同志為他作了周密安排,辦妥了去延安的一切手續。當金善寶和他的助手李崇誠積極準備奔赴延安的時候,一件意外不幸發生了,李崇誠因患破傷風,突然病逝。這次意外事故,打亂了他去延安的計劃,以致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心神不定,悶悶不樂。林伯渠同志知道后,專門找他談心,要他保重身體,并鼓勵他說:一個革命者,無論在哪里,都可以為革命工作,不一定非要到延安去。雖然金善寶的延安之行未能實現,但他的心一直向往著延安,延安開展的每一項運動,取得的每一個勝利,都有力地鼓舞著他。當他知道延安開展大生產運動時,立即將自己多年來選育的小麥優良品種,分別用紙袋一袋一袋裝好,附上詳細的品種說明書,親自送到八路軍辦事處,托人轉送到延安。半個多月后,在新華日報舉辦的一次茶話會上,鄧穎超同志對金善寶說:“延安已經收到你的小麥種籽了,同志們都很感謝你”。聽到這個消息,他感到十分欣慰。

    節選自孟美怡著《金善寶》,因版面需要,有刪減。


編輯:谷雨 石松

閱讀次數:5224

快3彩票注册 丽水市 | 祁东县 | 东阳市 | 壶关县 | 东丰县 | 泰兴市 | 平谷区 | 博野县 | 东方市 | 常山县 | 福贡县 | 广灵县 | 祁门县 | 安岳县 | 澜沧 | 太康县 | 台山市 | 九龙坡区 | 兖州市 | 泸溪县 | 醴陵市 | 江西省 | 武义县 | 寿阳县 | 天全县 | 闵行区 | 宾川县 | 辛集市 | 鹤岗市 | 大埔县 | 阳城县 | 桂阳县 | 丹棱县 | 阳泉市 | 桐庐县 | 绥棱县 | 辽源市 | 梅河口市 | 东乡族自治县 | 阳西县 | 东海县 | 白山市 | 波密县 | 孟津县 | 堆龙德庆县 | 射洪县 | 二连浩特市 | 甘肃省 | 诏安县 | 大埔县 | 白水县 | 阿合奇县 | 蒲江县 | 凤翔县 | 望谟县 | 平塘县 | 贡嘎县 | 昭平县 | 吉林省 | 仁怀市 | 漠河县 | 三原县 | 锡林郭勒盟 | 洛南县 | 铜陵市 | 金阳县 | 白河县 | 高碑店市 | 阜城县 | 宁海县 | 苍南县 | 杭锦后旗 | 中超 | 清远市 | 祁阳县 | 舟山市 | 陵水 | 漳平市 | 维西 | 南和县 | 聂拉木县 | 沁水县 | 十堰市 | 察雅县 | 清徐县 | 安远县 | 五指山市 | 奉节县 | 清涧县 | 阿图什市 | 清新县 | 钟山县 | 武城县 | 鄱阳县 | 辉南县 | 陕西省 | 吉安市 | 满洲里市 | 宁乡县 | 吴桥县 | 南阳市 | 循化 | 高雄市 | 蕲春县 | 呼图壁县 | 达尔 | 乡城县 | 聂拉木县 | 米易县 | 册亨县 | 喜德县 | 武冈市 | 卫辉市 | 南安市 | 台南县 | 桂林市 | 巴林左旗 | 雅江县 | 天台县 | 大渡口区 | 曲麻莱县 | 香河县 | 庆云县 | 武鸣县 | 六盘水市 | 山丹县 | 湾仔区 | 孟村 | 石阡县 | 盐津县 | 汕尾市 | 灌云县 | 前郭尔 | 独山县 | 岳西县 | 永宁县 | 团风县 | 碌曲县 | 吴江市 | 綦江县 | 宝坻区 | 东阳市 | 扶沟县 | 东莞市 | 图片 | 昆明市 | 盈江县 | 轮台县 | 通渭县 | 富顺县 | 东兴市 | 云梦县 | 海宁市 | 尼木县 | 连城县 | 额敏县 | 石台县 | 泸水县 | 昌图县 | 华容县 | 绥德县 | 涿鹿县 | 虎林市 | 郑州市 | 郑州市 | 黄石市 | 凤凰县 | 凤凰县 | 乐安县 | 张家港市 | 洛浦县 | 绵竹市 | 泗洪县 | 康乐县 | 南陵县 | 离岛区 | 漯河市 | 德令哈市 | 西藏 | 巍山 | 特克斯县 | 依安县 | 湘阴县 | 施秉县 | 易门县 | 荣昌县 | 南江县 | 金昌市 | 合水县 | 高要市 | 定远县 | 甘孜 | 景德镇市 | 吉木乃县 | 商丘市 | 潞城市 | 弋阳县 | 白朗县 | 慈溪市 | 南澳县 | 宝鸡市 | 新竹市 | 迁安市 | 山西省 | 阿拉善右旗 | 衡山县 | 远安县 | 开化县 | 中阳县 | 镇原县 | 桃源县 | 满洲里市 | 敦煌市 | 鄂托克前旗 | 东乌珠穆沁旗 | 哈巴河县 | 淮阳县 | 南涧 | 浏阳市 | 拉萨市 | 安平县 | 信丰县 | 江安县 | 惠水县 | 长武县 | 武威市 | 麻栗坡县 | 台江县 | 什邡市 | 宁津县 | 安吉县 | 哈密市 | 张家界市 | 集安市 | 吉隆县 | 鹰潭市 | 阿瓦提县 | 济阳县 | 深水埗区 | 永嘉县 | 峨眉山市 | 综艺 | 平定县 | 黄浦区 | 临泉县 | 东平县 | 洛宁县 | 滨州市 | 屏南县 | 曲阳县 | 师宗县 |